離婚

  • hkcmac
  • hkjc
  • hkjc

《你還需要我嗎?》

吳毓斌

如果你有配偶,而且在遇上困難的時候是沈默的一方,我為你寫了幾隻字,希望你喜歡。

人生一定有很多困難,而且我們無可避免地遭遇很多挫折。我們心裏自知那種難以承受的挫敗感。這個時候,我們自己有沒有好像以下的想法呢?

當挫折來臨的時候,我們可能有幾種反應:一時我們不願意承受痛苦,寧願否認那些挫折,盼望它自動分解消滅。一時又苦不堪言,不知怎樣相告及邀請配偶明白。一時我們不願意配偶為我們擔當一份痛苦,愛護他們,於是靜默不言。一時又感覺無人明解,或渴望自己一力擔承,準想不出要說出來。這一切都是希望自己和自己身邊的人不用受痛受傷。

出於一片苦心,我們希望身邊的人不用受傷,這是很好的!可惜的是遺留給自己滿心的挫敗感,亦不知不覺地沈寂下去,想到的祇是怎樣解決這些困難,對其他的事物卻力不從心了。雖然我們不希望身邊的人受傷害,但是他們不再感覺被視為身邊的人,有話說不得,頓變成旁人,一樣有挫敗感,一樣不好受。

兩家都愛傷害了。傷害不是來自挫折本身,反而是來自兩家好像再沒有關係了。其實,傷害不是來自再沒有關係,反而來自好像再沒有關係。兩家都知道關係是有的。這個時候,我們自己滿心挫敗感而沈寂不動,是為著休養生息,重整旗鼓。身邊的人震驚錯愕是因為感覺到被拒。然而,誰也不願意傷害誰,也不知道怎樣做才算有幫助。

兩家還是愛著,而且誰也不忍心見著這種無助的,疏遠的關係。無奈這種關係動彈不得:愛不依,離不捨。越矛盾越發要安定,越愛渴望身邊人不受傷,越會認為他們必須獨善其身。身邊人大多不願意遵照這項相勸。我們自己越發孤軍作戰。他們亦不會甘心接受這份疏遠感覺。雖然兩家感受到無助,但是不希望關係是無望的。雖然打算不離不棄,但是不敢想像下去。回心一想,我們自己是否明白這份安排比較我們原先預設的恰好相反:我們自己正在獨善其身,反而叫身邊人孤軍作戰。這個現象被形容為:「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你認同這種現象嗎?!你真的認為這種現象可取嗎?!
front.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