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

  • hkcmac
  • hkjc
  • hkjc

《調解 ─ 我學習了尊重生命》

吳毓斌

我一年一年的成長,冬季裏吹掃的寒風一年又一年的放下冰冷刺骨的凌厲。隨著年歲的逝去,自己內心的承載力亦渾厚紮實起來。與友人閒談間,偶然提及自己在調解工作經驗尚淺的日子,每當完成一宗個案,目送當事人安靜地離開面談室,從狹長的走廊中消失,見證他們仿似奇蹟的平靜時,我不禁淨現一股黯然的感受,無奈地面對他倆感情的逝去與分離。

雖然是這樣,我也不覺得很為難,祇是每天下班,在回家的車程中,我必須重溫自己的婚姻,告訴自己它依然完整,我才可以把灰暗的感受留在車廂,自己安然回家。離婚的觸目驚情並不是我以為的那麼容易處理,我曾錯誤地以為懂得處理離婚個案,我便能夠泰然自若地處理離婚所牽動的情緒。

我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面對離婚調解這項服務,除了專業技巧外,我還必須有健全的心智,才能夠面對這些震盪。在過往歲月,調解工作幫助我心智成長了不少。。我學習了體恤具親密關係者之間的衝突,因為我目睹不少離異的夫妻大大方方地互諒互讓。初次接觸這類個案的時候,眼見一個人面對曾經傷害自己的人正坐在自己眼前,還可以不與其為敵,我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久而久之,遇上的多了,我看著這些奇蹟似的場景,已習以為常,態度看來雖然從容,心底裏的佩服卻與日俱增。雖然這些英雄式的行為沒有人頌讚,我卻一一銘記於心。這些奇蹟幫助我漸漸改進對人、對世界的觀感,幫助我寬恕從前沒法原諒的人和往事。

由於這些奇蹟,我相信:無論有多難,離異雙方將會找到一套方案來解決糾紛,並且理解他倆互動的難題。當然,他們是否借助這份方案,在未來化解互動的矛盾,還要看他們的造化,然而我相信:即使我沒有從他們那兒獲得多大的工作空間,我仍必須尊重他們的抉擇。由於這份信念,我不斷學習擁抱和睦與衝突,接納與公義相稱的表現,抗衡有違任何一方權益的舉動,我學習擺脫盲目的寬恕與敵視;我相信:傷害得到彌補,寬恕才能萌生,每一方的權益的舉動,各人才能安心放下敵視和成見;因此,我從不鼓勵過早的寬恕及過份的敵視。在調解過程中,我努力尋求各方的權益,保護各方都不致受到傷害,或盡可能把將受到傷害減至最低。我尊重各人的生命,每一條生命;對離異的夫妻,和夫妻背後站立著的兒女和親屬,我都充滿著尊重。在調解過程中,我力求傳遞這個對重的信息,堅持這份精神,只有這樣,我才能向眾多互諒互讓的離異夫妻表達我對他們的欽佩,禮讚他們的行為,並且力證在這個充斥著傷害的世界裏,還有著不少寬恕的奇蹟!
front.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