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

  • hkcmac
  • hkjc
  • hkjc

《生命孰輕?孰重?》

彭杏嫻

最近在努力讀一本小說,一本要用心去領會的小說,因為小說描述的似乎不是虛構的故事那般戲劇化,而是那樣貼近生命的真實,直指向生命的最基本問題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這是該本小說的中文譯名,單看書名,就足以引起無邊際的聯想,當中所蘊含的關於「生命」的主題論點也充滿吊詭性,令我不斷的反覆思量。

就在我沉進思考當中之際:「生命若是有輕可的部份,又怎說得通是承受不來的呢?」我在兩星期內須去靈堂三次,向三個擁有不同生命的人道別,心內激起強烈的震盪。對他們而言,似乎生命來得沉重,有抬不起來的感覺;然而同時他們的生命卻又似輕輕消失得無影無蹤,生前的日子和辛勞也這樣子走遠了——生命孰重?孰輕?

其中一個十七歲的年青人,他選擇了自行結束自己的生命,似乎就意味著他承受不了生命的沉重,或是學業的壓力、或是父母的期望、或是……?但是我卻感到他生命的飄渺。他像存在於一個無重狀態,因為可能沒有人和他深入地詳談他生命的立足點,這種缺乏實質的生命感覺也可以令人吃不消、透不過氣、感覺沉重!生命中的輕確實叫他難以承受。

是生命中的什麼叫人感覺沉重呢?我的一個老朋友與癌病爭戰了兩年,身傍的人看得辛苦,但他卻又如斯沉著應戰,絕不看輕生命,認真努力地生活的態度卻絕不讓人感到他在抱怨,我們只會欣賞他對生命的踏實態度。他輕鬆地談起他如何應付苦痛——看起來,他生命中的最後這段路上,步伐是沉重實在,卻同時又是輕快的。

若然生命的盡頭突然出現,我們又可以怎樣的步伐去行走呢?恐怕只來得及回望一下以往的生命,再叫自己實在地感受未來的將至。若為自己的生命來一個總結,會寫一些什麼語句呢?一生的追尋?虛無的意義、實在的成就、或是責任的完成?生命的輕或重在此刻也要來一個判斷,沉重卻不清晰的叫人更感沉重,輕鬆不留痕的亦叫人沉重;生命是如此不容易為它決定一個調子。或者我們可以做的是多嘗試不同的音階,慢慢揣摩自己處身其中的感覺,沉重或輕省都是真實的生命音符,放在一起也未嘗不會是可聽又有意境的樂章。

小說最令我感受深刻的是作者在描繪四個不同生命經歷的人的心內歷程時是如此細緻,他們的生命起伏也具代表性,代表了人在世界中的不同追尋。或輕或重、或飄渺或實在、或脆弱或堅強、或沒有意義或有意義,都只有依靠我們自己去探究去體會。生命孰輕?孰重?就只管我們去演繹。
front.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