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

  • hkcmac
  • hkjc
  • hkjc

《幸福何求》

盧愛蓮

猶記得,他略帶黝黑的臉上,未曾找到一刻的失意和落寞,就是面對一段他希望挽留,卻又不能不面對分手的婚姻時,他的咀角仍掛著一經輕蔑的笑意,像是告訴你:「我不太在乎呢?」況且,他只是應太太的要求而來見輔導員吧了!他告訴我,他深愛著身邊那溫順得像他母親般的妻子,享受著她的溺愛;另外,他又不想放棄那已經被他征服了的女子,她帶來了刺激和虛榮。他滿以為,這是他踏上幸福路途之始。

怎料,溫順的妻子一朝變作盛怒的獅子,竟威嚇和障礙著他追尋幸福的道路。經過一番掙扎,他最後的結論是:他不能與一個障礙著他尋找幸福的妻子相處下去,亦不能與一個想反過來征服他的女子長相廝守;餘下的日子,他就只得獨自一個地去尋找他的幸福……

作為一個輔導員,我從來沒有懷疑以追求人生福祉為爭取目標的這種人生態度,問題是幸福何處尋?當幸福要建築在別人的犧牲和痛苦上,那便是背上不義的包袱去尋找幸福,況且,背上的是對親人不義的包袱。於是,我懷疑那一副滿不在乎的臉和輕蔑的笑意,正為著準備背負著這個包袱而建立的防衛機構,使能告訴他自己:「我不會為這些而難過,難過的我如何能夠追尋快樂?」

幸福何處尋?今日的社會,科技的進步和物質的豐裕無疑滿足了人類很多的慾望和渴求,不斷的尋求和探索是我們追求進步和幸福的一種途徑。可是,物質主義和個人主義的泛濫,使我們對幸福的定義和規範訂得更為狹窄,追求的層次訂得更高,因此也更難隨手可得,要付出的努力更大。只等待幸福的降臨而不懂去努力爭取的人,往往落得更是失望,更是渴求而越感不足;更甚者,他們對身邊已擁有的幸福卻因此而視而不見,未能珍而重之,滿以為現在的一切是必然的,毋須努力、沒有代價,就讓幸福靜靜地溜走。難道婚姻本應是一個障礙個人幸福的枷鎖,而不是一個尋找幸福的泉源?這個以為正在逃離家所的他,不惜放棄已擁有的享受和摯愛的恩情,而追尋他的渴求,究竟,對他來說,幸福何求?
front.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