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

  • hkcmac
  • hkjc
  • hkjc

《振盪與迴響》



新聞的震盪

每看一段新聞,尤其是新鮮的事物,腦子裏都會被那樁新聞,激起一陣子的震盪。

最近,許多家庭倫常慘劇,接二連三地發生,心頭被激盪得久久不能平復。

究竟還有多少個家庭,仍隱藏著、潛伏著怕人的殺機?等待著引子爆發?

還有多少個不幸的人,強忍著心頭的怒火、憤怒、不平事,藏匿在家中,候機而發?

還有多少個不幸的兒童,在極不愉快的環境中,孤立無援,茫然不知將來地生活著?

究竟還有多少個不幸的家?不幸的人?在你我的週遭?!

吶喊

每當我赤著腳,在軟綿綿的沙灘靜渡黃昏的時候,俯首沉思,凝視著數不盡的沙粒,力圖解去腦海中的振盪。

那理性的腦袋,不停的運算,分析、過濾,答案依然---「那就是人生嘛,當然有幸、有不幸!」

腦袋送來的答覆,屢屢震撼著「心底裏」的感受,那時感到排斥的答案,呼吸急促,心底似壓著千古不能解決的疑團,只得抬起頭來,仰望著白雲背後,那無盡的穹蒼,竭盡心底的能量,化為無聲的獨白︰

「神呀,拯救那些不幸的人吧,求求袮!」

理智的腦袋聽了,嘲笑自己過份「悲天憫人」,太感性了!

但我還是控制不了自己,時而祈禱,時而控訴,因為這些聲音自然地發自內心,有何不可?

迴響

我常常覺得自己幸福,因為,我頗懂得欣賞大自然!

只要你願意與大自然交談,衪就會給你所需的迴響。

多少次,我獨坐於迎風的海邊石灘上,看浪花;看不為人注意的小石螺蠕蠕的移動;看遠遠的漁舟,在茫茫的大海中踽踽慢駛;聽風聲;聽蟲鳴;聽不知名的雀鳥在任意歌唱;聽海濤拍岸那千古不變的絕唱;聽大自然的氣息;用手接觸一草一木,一石一沙,用心靈與它們交談,偶然對它們打一個招呼:「唏,你們好嗎?我就在這兒呢!」

front.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