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

  • hkcmac
  • hkjc
  • hkjc

《蛻變》

潘蔡妍珊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存在著一份自我懷疑,總覺得自己永遠仍不夠好,也不值得別人愛。這份自慚形穢之心,一直荼毒著我們的心靈,讓我們擡不起頭來,為自己感到自豪,也阻礙我們與人建立互信互愛的親密關係。

美娥兩度經歷丈夫有婚外情,丈夫已經痛定思痛,向她懺悔,承諾不會再犯,並學懂如何珍惜妻子,而她也願意原諒丈夫,鼓起勇氣與他一同重建婚姻;但她仍然經常陷入情緒低落的深谷,不停地責難自己:「既然事過境遷,為何自己還不能既往不咎,好好向前望?為何天天以淚洗臉,不能自拔呢?」

眼看美娥不停地自責,我也為她心痛,經歷情感創傷已經是一種不能言喻的痛苦,但她對自己的苛責,更令她痛上加痛,她從未想過要好好地處理自己內心的傷疤。我問她:「假如你不慎弄傷自己的身體,你會怎樣處理?」她不經思索的告訴我:「我會不理會它,繼續為照顧身邊人而奔波。」我慨嘆!如何去安慰自己的哀痛,撫平自己內心的不安,對她來說是完全陌生,因為她從來未經歷過有人這樣的對待她。從小到大,美娥一直肩負著照顧弟妹的責任,她自己的需要往往排到最後,或者,正確一點的說法,是不值一提。

輔導室裏,我邀請這個悉心照顧弟妹的大姐姐,默想著今天滿身傷痕和痛楚難耐的自己,她驟然有一份衝動去擁抱這個受傷的自己,給予她慰藉和撫摸,如同當年她對弟妹一樣;今次,她感受到自己被擁入懷中的溫暖,以至有一股暖流從心中冒起,讓她感到十分踏實和滿有力量面對眼前的困難,並將焦點從新放回自己身上,好好善待自己。

德華甚少在朋友間表達自己的意見或喜惡,他對朋友充滿懷疑,就算與他最親密的妻子,他都極度疏離,保留自己的私隱,因為在他心靈深處,他感到自己是脆弱的、是卑微的,「為何高興的時候揚聲說話,也會遭老師當眾懲罰,令自己顏面全無?」表達自己只是自暴其醜,惹人笑柄,躲在自己的硬殼裏,就是最安全,久而久之,不經意地,這已經成為德華的座右銘,也使他與妻子之間建立了一度遙不可及的鴻溝。

看見德華躲著時的震慄,我體會到他對與人接觸、聯繫的那份恐懼,一份徹底全然的接納,包容並承托他的脆弱,讓他有勇氣並願意嘗試觸及這份從不為人所知的驚恐和擔憂,並激動地向妻子訴說:「我並非不願意與你分享我的內心世界,我只是怕披露自己的不足而被拒絕和蔑視。」這樣的剖白是德華的突破,讓他衝破兩人之間的隔膜,並拉近與妻子的距離,同時也打破了潛藏已久的孤寂,更漸漸令他重拾健康的自我形象。

美娥和德華的經歷和蛻變讓我深深體會到那份對自己全然的接納和包容的重要。
front.counter